当前位置:主页 > I生活书 >皇后舞蹈团‧跨性别者舞动人生

皇后舞蹈团‧跨性别者舞动人生

2020-07-25 访问量:634 分类:I生活书 作者:

皇后舞蹈团‧跨性别者舞动人生

皇后舞蹈团‧跨性别者舞动人生七十年代,由着名的瑞典流行乐队ABBA演唱的舞曲《舞蹈皇后》(Dancing Queen)红极一时,至今依然让许多乐迷津津乐道,不朽的经典名曲让世人传唱千里。二十一世纪,槟城有一群跨性别者于9年前组成“皇后舞蹈团”(Dancing Queen),以婀娜多姿的肢体语言俘掳观众的心,淋漓尽致地发挥Dancing Queen舞曲传达热爱舞蹈的精髓。在北马各州的庆典活动或工厂企业晚宴上,也经常看见她们身穿自己设计的华丽服装,在舞台上呈现华巫印传统舞蹈。她们都是跨性别者,但其不平凡经历从来没有让她们停止舞动美妙的人生。悦耳的音乐响起,“皇后舞蹈团”团员以丰富的肢体语言在舞台上翩翩起舞,举手投足皆散发出迷人魅力,让观众们都陶醉于她们优美并富有浓厚本地色彩的传统舞姿里。团长娜嘉是舞蹈团的灵魂人物,她曾受过专业舞蹈训练,同时擅长服装和形象设计。于2006年,她发起组织“皇后舞蹈团”,让像她一样热爱舞蹈的跨性别者拥有一个展现舞蹈才华的平台。目前,舞蹈团约有12至15名业余舞蹈员。团员白天都有正职,因为太热爱跳舞,于是就加入舞蹈团成为业余舞蹈员。每当晚上下班后或是週日休假时,团员就会聚在一起练舞。若是有演出时,她们也会更多的时间綵排。跨性别者金妲平日是槟州家庭健康发展协会的员工,因很喜欢跳舞,于7年前加入“皇后舞蹈团”成为此团的中坚分子之一。一晚三四场演出“团长娜嘉负责与顾客接洽舞蹈表演,由于表演场次不一定,有时一星期里没有接到任何演出,有时一个晚上就有三四场的演出。为了避免团员分身乏术,我们就分成4至5个人的小组,然后到各演出场地表演。”表演经验丰富的金妲说道。目前,此团的团员多数来自北马各州,且演出地点主要也是集中在槟州、吉打州和霹雳州等北马各地。中马吉隆坡和雪兰莪也有两三名团员,若有接到当地的演出,一些北马的团员会南下支援中马团员。另一名已有近3年演出经验的团员贝拉说,虽然团员都是巫裔族群,不过为了体现我国丰富的多元文化,她们除了会表演马来传统舞蹈,也会跳华族和印度传统舞蹈。此外,时下流行的西洋舞蹈或坊间兴起的流行舞风也难不倒她们。靠口耳相传接洽演出因同时擅长各族传统舞蹈,“皇后舞蹈团”深受各族的欢迎,无论是甚幺庆典,例如开斋节、圣诞节、华人农曆新年、元旦跨年倒数庆典、工厂与企业的週年庆典和常年晚宴,甚或是各族婚礼等场合,皆有机会见到她们摇曳生姿的身影。视客户背景选择演出形式“舞蹈团没有钱打广告,都是通过口耳相传接洽表演事宜,还有在面子书上做宣传。每次演出之前,我会与团长一起与客户洽谈演出的细节,了解顾客的需要。一般上,我们会视客户的背景来选择表演的形式,例如若顾客是华裔,我们就表演华族传统舞蹈,以此类推。”金妲说。“平日团员会固定的选择各族音乐和歌曲来多练习。由于不同的客户有各别的需求,有时候他们会要求表演一些流行舞风,或是表演顾客户属意的乐曲,我们也会配合。”除了舞蹈表演,多才多艺的团员也会在表演中加插搞笑和脱口秀环节,风趣幽默的表演,常逗得观众乐开怀!为了增进舞蹈水平,团员也会在演出结束后向客户了解她们的表现,从客户的建议中来改进不足之处,以不断加强自己的舞蹈和表演实力。团员自己处理表演妆扮团长娜嘉是舞蹈团的指导老师,她也亲自设计每次演出的华丽服装,使观众得以享受丰富的视觉效果。“至于化妆方面,由于舞蹈团的财政预算有限,我们并没有聘请专业化妆师,每次演出的妆扮都由团员自己操办。妆容会以演出的场地和性质来决定,若是在酒店宴会表演,妆容一般比较简单,若是在户外或体育馆的大型演唱会,由于舞台上有众多镁光灯照射,团员都会化浓妆。”金妲说道。为赶场在车上迅速更衣贝拉说,一年内表演场次最多的时候是接近年杪的11月和12月,还有年初的1月和2月,这几个月是佳节庆典比较多的季节。年中则有不定时的庆典,婚礼和工厂晚宴的受邀演出。“有时候因演出太多,一个晚上在不同地区有三场演出,那部份团员就必须赶场了。这种时候,团员只好在车上使出`七十二变’的本领,以10至15分钟迅速更衣和稍微改变装饰,这样在抵达表演场地后就能立刻上台準备演出。“源源不绝的演出邀约有时也会让我们忙到没有时间吃饭,只能待演出结束后才去祭五脏庙。有时候因为太累了,演出结束后连卸妆的力气也没有,一回家就倒头睡觉。”金妲笑着分享表演生涯的酸甜苦辣。团员有商有量虽然曼妙的舞姿和娱乐性十足的搞笑环节让“皇后舞蹈团”在北马地区广受欢迎,演出机会越来越多,但是她们也曾遇上较保守的客户拒邀她们演出的问题。“每当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也会尊重他们,再将他们介绍给我们所认识的女性或男性舞蹈团。”金妲表示。平分酬劳她也说,舞蹈团成立9年来,团员之间相处愉快,即使在演出细节方面偶尔意见分歧,但经过协商后都可以找到解决方案。“由于团员都是兼职,有时候未必可以配合演出时间,造成舞蹈团有时会出现人手不足的窘境,客户也会因此而减少酬劳。虽然酬劳不多,但我们不曾为了酬劳而闹纷争。每次演出后,除了平分酬劳给舞蹈员和司机等工作人员,也将剩余的酬劳充作舞蹈团的储蓄经费,作为缝製服装、製作或购买装饰和化妆品等用途。”享受乐趣又可赚钱金妲加入舞蹈团已有7年之久,而贝拉有3年左右。儘管两人在舞蹈团的资历有差别,但她们都是因为兴趣而加入舞蹈团,认为能在舞台上享受跳舞的乐趣重要过从表演中赚更多钱。“虽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跨性别者,但是我认为在舞台上的优秀表现足以向世人证明跨性别者也有表演实力。最重要的是我非常享受在舞台上跳舞的乐趣。”正职为槟州家庭健康发展协会工作人员的贝拉,很开心业余时找到一个可以让她发展兴趣的舞台。不理大众眼光跳舞照金妲说,她知道即使她们有舞蹈实力,但目前为止还是很难改变社会大众对跨性别者的负面印象。儘管如此,大众的眼光始终没有影响她对跳舞的热情。“还记得第一次上台跳舞时,我很紧张。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都很享受舞蹈表演。多年的舞蹈生涯,也让我学习到如何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技术问题,比较懂得随机应变。而且,因为经常有机会与客户接洽合作空间,我也从中学习到经商的技巧。”多年累积下来的表演经验,让金妲获益良多。招揽新团员壮大声势“皇后舞蹈团”成立9年来除了有一批固定的团员以,也积极在招揽新团员,希望可以壮大声势,将来成立舞蹈工作室,成为全职专业的舞蹈团。“我们有一天也会老去,但希望舞蹈团的精神可以一直传承下去。所以我们很欢迎对跳舞有兴趣的跨性别者加入我们的团队,与我们一起舞动人生!”金妲希望有更多新成员成为她们的一分子。槟州唯一跨性别舞蹈团团长娜嘉计划未来可以成立舞蹈工作室,让团员有个练习和綵排的好地方,并且设立训练室栽培更多新进跨性别舞蹈员。“目前,槟州只有我们一个跨性别舞蹈团,且由于北马地区的跨性别舞蹈团很少,因此具有市场发展的潜能。至于中马和南马,由于吉隆坡有27个跨性别舞蹈团,南马柔佛同样有很多跨性别舞蹈团,所以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得再加强实力才能扩大市场,与其他舞蹈团公平竞争。”因此,平时除了团长负责训练团员跳舞,团员平时也会参考网站或数码影碟的舞蹈音乐录影,来加强舞蹈水平。“因为没有任何舞蹈比赛供跨性别舞蹈团参与,所以我们不曾参赛。虽然没有奖项的肯定,但是我们会一直努力提昇自己的水平,由观众的掌声来肯定我们的实力。”金妲对舞蹈团的未来充满信心。/副刊‧报道:刘楚珊‧2014.07.21

类似文章,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