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A诗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官:他是好人‧留下明福一人‧不怕证据被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官:他是好人‧留下明福一人‧不怕证据被

2020-07-25 访问量:118 分类:A诗生活 作者: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官:他是好人‧留下明福一人‧不怕证据被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反贪官:他是好人‧留下明福一人‧不怕证据被(吉隆坡28日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週一续审,负责向赵明福录取口供的雪州反贪会官员纳兹里说,他当天在完成工作后便离开办公室,不担心留在办公室的赵明福会毁掉口供书及文件证据,因为赵明福是一个好人。由于纳兹里当天完成录供工作后,将口供书及文件放在查案官安努亚的房间,当时安努亚并不在房内;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问纳兹里,难道他不担心睡在安努亚房间前的赵明福会毁掉证据?指明福很合作不偏激纳兹里回答:“我不认为他(赵明福)会如此做,因为他是好人,性格温文儒雅。”他强调,他会如此形容赵明福,是因为赵明福很合作,性格不偏激。纳兹里是赵明福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第廿一名证人,他表示,他在7月16日凌晨3时45分完成录供工作;当时赵明福沉默不语,神情严肃,且不时打呵欠。他表示,他通知赵明福可以回家,但赵明福要求在办公室内休息一阵。随后他走到祈祷室找调查官安努亚汇报,然后与同事尤斯米占一同离开办公室。他说,原本尤斯米占打算在沙发上休息,但他告诉后者,指赵明福要睡在沙发,因此偕同他一起离开。纳兹里供词有出入除了对赵明福的表情形容“两极化”,纳兹里的供词也有所出入,尤其是查案官安努亚曾在录供时与赵明福交流,以及赵明福于口供书上的签名不一。赵伟一再质问纳兹里,安努亚在录供期间除了问候“Okay Tak Okay”外,有否说过其他对白等,纳兹里再三否认。就此,赵伟立刻拿出纳兹里交给投诉委员会的证词“戳破”其谎言,指证词中清楚列明,纳兹里承认安努亚有参与录供。“你说安努亚进来问候之后,就问赵明福‘你到底有没有执行这些计划’,但赵明福当时因为已经回答了你,所以只是笑笑不作答。”纳兹里闻言竟说:“哦,我记得了,确实有这番话,谢谢你提醒我。”顿时把赵伟气红了脸。口供书签名不一否认冒签针对赵明福的签名不一,纳兹里一脸无辜地表示“不知道”,但坚持本身从未冒签。赵伟指长达10页的赵明福口供书中,明显可见赵明福于首页和最后一页的签名不一,两者的笔画不相符。就此,纳兹里无奈地表示“不知道”,即连负责检查口供书和证人签名的他也无法解释。“不过,我不认同是有人冒签或借此擅改事实。这些真的都是赵明福同一时间签下的签名”冯正仁就此再次质问有关签名是否来自赵明福,纳兹里坚持是亲眼监督赵明福签下,因此冯正仁裁决把有关文件送往化验局鑒证签名笔迹。“如果是假的签名,你要知道到时或许会有点为难!”索证物无须授权令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拿督苏克里指出,反贪会官员在索取证人的文件或证物时不必出示授权令,这是为了让调查工作不显得强硬。苏克里在赵明福坠死案发生时是任职调查组主任。他週一接受执行官阿旺的询问时说,大马反贪会法令并没有阐明官员必须出示授权令才可索取证物,惟如果政府机构之间要求白纸黑字则事后会发出信函。他披露,官员不必出示授权令即可索取证物或文件,惟必须保持友善态度。“政府部门之间比较喜欢不以文件形式操作,因为这样比较不会感觉强硬。”他表示,虽然官员没有出示授权令,但证人必须给予配合,否则形同犯法。苏克里是首次供证,他重新讲述案情及仔细说明大马反贪会法令对于调查工作的权限。由于涉及的条文多且繁杂,皇委会主席冯正仁不断加以阻止,企图让供证更为简化。不过,这样简化的做法无法让供证更为快捷顺利,冯正仁考量到时间问题,决定安排苏克里在下週一(4月4日)供证,以让后者拥有时间阅读文件加以準备。官员赶着回家明福独留办公室纳兹里完成录供后直接回家,留下不熟悉办公室路况,又没有查案官手机号码的赵明福独自在办公室,令皇委会成员再次对反贪会官员的疏忽态度颇有微言,皇委会主席冯正仁无奈地说:“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同时,纳兹里说,他不清楚留在办公室的赵明福处于甚幺状况,因为他一心想着完成工作就回家。他表示,他并没有被指示要照顾证人,而反贪会也没有这一贯做法。斥纳兹里供词导向自杀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说,为赵明福录供的雪州反贪会官员纳兹里“前言后语”两极化,旨在引导皇委会接受赵明福是跳楼自杀,以达到反贪会或其个人目的。赵伟援引纳兹里在反贪会投诉委员会的供词,与提呈给皇委会的第二份调查日记进行对比。他发现,纳兹里先于投诉委员会,以“一般和平静”形容赵明福录供的表现;惟事后却在第二份调查日记,及皇委会供证时一再重覆赵明福全程处于“紧张和忧虑”。“到底哪一边的说法才是对的?我要提醒你,出席反贪会投诉委员会供证的日期是,即赵明福坠死后的1个月而已…记忆还算犹新呢!或者,你是借此把零碎的画面重组,以支持赵明福是自杀的理论?”纳兹里就此不认同,并解释他当时为投诉委员会供词时,并未过于在乎赵明福的表情对案件的重要性。他指出,当时向投诉委员会供证时并不确定,再加上认为有关事项不重要,所以才形容赵明福全程平静、放鬆和普通。“更何况我事前从未见过赵明福,都不知道他平静和焦虑的样子有甚幺不同,所以当时才说普通、一般。”录供8小时疑精神折磨明福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提出质疑,指反贪会3批官员于8小时内轮流探问赵明福的个人背景,旨在“疲劳轰炸”和精神折磨赵明福。向赵明福录取口供的官员纳兹里对此表示反对,他维持之前的解说,声称或许官员只是想多了解选区拨款文件等资料。不过,他坦言不了解为何要长时间访问证人背景,毕竟他在录供时仍会重复再问。赵伟向纳兹里探问“访问证人家世背景”的需要,尤其是在赵明福的个案里,共有3批官员轮流访问其背景。“到底有没有这个必要呢?前两批官员访问后,也没有把这两页的背景访问交给你。”赵明福被带返雪州反贪会办公室录供,即至16日凌晨,曾分别接受3批官员访问家世背景。安努亚先安排7名官员轮流访问赵明福两小时(下午6时至晚上8时)、继安排官员阿尔曼和阿斯拉夫继续访问两小时(晚上10时至凌晨12时),才由纳兹里录供再次访问(凌晨1时3分至3时30分)。就此,赵伟认为反贪会官员或许另有意图,旨在疲劳轰炸和精神折磨赵明福,一再录供时可获得反贪会想要的答案。【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28

类似文章,猜你喜欢